俗人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7日    作者:    點擊:

不要那麽孤獨,請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入世即俗人,他怎麽就俗的那麽于世人不一樣。我不知他是怎樣一個人,是野生作家說書人,是不敬業的酒吧掌櫃,是老背包客,是某衛視首席主持人,是科班油畫畫師,是手鼓藝人,是資深麗江地痞,是西藏拉漂,是禅宗臨濟门生,是黃金左臉。不,都不是,他是大冰。

說說他筆下的故事吧,源自俗世,蘊于普通,卻又個個诠釋了溫暖的人性時間的無情豐盛的自身微薄的生命。像是說著娑婆境裏動人的故事,輪回著,真實的,有力的。每次讀起都像是探索尋找的孤獨旅程,原來世界竟如此!

《你好小蓝》,故事很苦很清贫很平淡很普通 , 她1991年他1993 年,相识于桥头的地摊 第一眼就如上辈子就相识一样,相处像是十几年的默契伉俪在过日子 。她叫小蓝他叫蠢子,最一穷二白的年纪,,他们像恋爱最美好的模样。 他是穷小子她是好女人,前不久她离开了他,只剩下了孑立的他 ,完成她的心愿,独自赞美。他们背弃世界相依,祝他们下辈子一起出生在阳朔,只是一前一后,一个女人在西街不急不忙的等着。

是命運善妒嗎?他們熱情用心的活著,沒有埋怨過貧苦,沒有傷害過世人,也沒多奢望過幾份,怎麽就不能給予其平淡安穩呢。不要幸福了,平安都沒能。非要把圓滿的顛簸成支離破碎的,還命他耗盡半生去拼補。

是那些孩子未染風塵,是那些女人“五毒俱全”,是糙漢子老文藝青年的自我修養太難懂,是新疆的冬天太美太長,是那些沒有血緣關系的家人都太可愛,是西藏麗江都是浪迹者,是民謠可以治愈,還是有多個世界。

這故事怎麽就那麽动人,不知是文筆太生動,還是命運太單薄,看的眼淚鼻涕停不下來,我才二十歲,突然就怕死了。應該是太過真實了吧,同族筆下的生死相隔,同一江湖的黃連湯。一個很重要的人離開很難過吧,那看著自己愛的人痛苦難熬等著時間到點命運將她帶走的那個過程怎麽樣?二十歲的他們,該蒙受的不該蒙受的都以蒙受,剩下的日子一定很好走。

他推崇的代价观是:平行世界,多元生活。 知识构建底线,阅历塑造审美。经常想他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波折,浪了多长的路,见过多少俗人,经过多少平淡的事故,熬过多少黑夜,抽了多少雪茄,喝了多少风花雪月才有那样不平,不怕,不羁,不屑,不卑,不亢,特殊。

《绿苑》编辑部供稿     文/张志荣

上一條:追夢,唱響精彩人生     下一条:常怀忧党之心 恪尽兴党之责

關閉